其实,在行业存在产能大过剩的大环境下,行业要想增加盈利,无非就是“减少供给”和“提高价格”两招。在限外废与查散乱污取得阶段成果后,进入2019,手中的牌,仅剩下“涨价”这一招了。

为什么大行分析师能准确预估每吨纸的利润呢?